您的位置
思德新闻>财经>国联安基金专户遭“硕鼠”,当投顾还趋同交易被罚超千万

国联安基金专户遭“硕鼠”,当投顾还趋同交易被罚超千万

最近,中国证监会发布了一系列行政处罚,其中对上海西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邓泳儿的行政处罚引起了关注。

私募股权基金作为特别账户的投资顾问,控制另一个账户和特别账户产品之间的类似交易,赚取近500万英镑的利润,这是否违法?

答案是肯定的。

Xi岳的投资和案件负责人被罚款1000万元以上。

私募作为特别账户顾问决策投资

上海西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注册私募股权基金经理,邓泳儿是西岳投资的实际控制人。

私募基金Xi悦1号是由安哥拉国务院设立的一对多投资顾问公司。

处罚文件显示,“国务院基金-浦东发展银行-国务院基金-西岳一号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西岳一号”)是由国务院基金设立的针对特定多个客户的资产管理计划。根据西岳投资与国务院基金签订的咨询服务协议,西岳投资是该计划的顾问,为国务院基金提供咨询服务。国务院基金应当接受和执行。西岳一号实际上是西岳投资的。

记者询问基金行业协会备案情况,发现该专用账户产品属于权益类产品,于2014年备案,2015年6月到期。

投资和护理同时融合交易

然而,Xi悦的投资控制员实际上使用了一个账户,与资产管理计划进行类似的交易。

“朱牟英”账户自开通以来一直为陈某蓉所用,并于2013年9月移交给蔡某运营。

2014年6月,蔡志勇将“朱某营”账户交给Xi悦投资总裁邓泳儿经营。喜悦投资是发展的潜在客户。经过讨论,公司管理投资委员会决定接受“朱穆英”账户并进行操作。7月,朱牟英在陈某蓉的陪同下,开了一个信用账户,交给Xi悦投资。2015年4月,西岳投资实现“朱牟英”账户全部资产后,邓泳儿通知蔡某,公司不再经营该账户。

2015年1月7日至3月11日,“朱牟英”信用证券账户与在西岳一号交易的“商业宝”等13只深圳股票相似,占“朱牟英”信用证券账户交易的深圳股票数量的76.47%。交易总额为6419.5万元,占“朱牟英”信用证券账户交易总额的58.33%,利润总额为482.43万元。

2015年1月7日至3月11日,“朱某营”信用证券账户与Xi悦1号交易的“杜松股票”等五只沪市股票相似,占“朱某营”信用证券账户交易股票总数的57.14%。交易总额1623.2万元,占上海证券市场“朱某营”信用证券账户交易总额的54.94%,利润总额12.78万元。

中国证监会认定,Xi悦投资作为基金管理人,在担任Xi悦1的顾问期间,违反了《证券投资基金法》第一百二十三条第一款和《私募办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五项,构成“泄露因职务获得的未披露信息,利用该信息从事或者明示或者暗示他人参与相关交易活动”的违法行为时任西岳投资总裁邓泳儿全面负责西岳投资的运营和管理,是西岳投资上述违法行为的直接负责人。

劣等阶层使用未公布的信息交易来降低优先收入偿还的可能性

邓·泳儿以集体决策和未能从中获利为由为自己辩护。即使是该产品的次等投资者后来也发表声明,称涉案行为并未侵犯其权益,但中国证监会并未采纳这些说法。

Xi悦投资和邓泳儿在听证会和陈述答辩材料中提出:Xi悦投资管理“朱某营”账户,以扩大客户。集体决策后,与Xi岳一号管理层相同,没有谋取私利的动机。正是由于同样的管理,才导致了趋同交易;第三,相关未披露信息的来源是Xi悦的投资,不是“披露利用职务之便获取的未披露信息”的情况;第四,《证券投资基金法》第一百二十三条不适用于本案所涉及的行为。五是次等投资者在事件发生后发表声明,表示涉案行为不侵犯其权益;第六,当事人没有从上述行为中受益,也没有非法收入。综上所述,西岳投资和邓泳儿要求免除处罚。

经审查,中国证监会认为:

首先,受托人违反信托义务当然构成交易未披露信息的行为,但交易未披露信息的非法依据不仅是受托人违反信托义务。

首先,结构性产品中优先投资者和次等投资者的权利和义务不平等,它们也不是平等的债权债务关系。产品损失后,下级通常只根据协议根据其投资对应的净资产值补偿优先级,不能完全确定覆盖优先级的总投资损失。即使产品有利可图,使用未公布的信息进行低层次交易的行为仍然会降低支付优先本金和收入的可能性。

第二,当相关主体使用有价值的未公开信息进行交易活动时,他们已经比其他投资者具有信息优势。正常交易下,交易降低其他投资者的投资回报或增加投资损失,违反证券市场公平原则,损害私募基金市场其他投资者的信托利益,违反行政秩序,具有行政违法性。因此,Xi悦为获得潜在客户以其名义经营“朱某营”账户而进行的投资,以及批准Xi悦1号低价股持有人发行的类似交易,不构成豁免理由。

其次,《证券投资基金法》是上位法,《私募法》是下位法。上层法律优先于下层法律。《证券投资基金法》第一百二十三条规定,基金管理人有本法第二十条所列行为之一的。基金经理包括公共基金经理和私人基金经理。因此,《证券投资基金法》第一百二十三条适用于利用未公开信息进行交易的私募基金管理人。

第三,根据相关合同,Xi悦在本案中的位置是Xi悦1的顾问。Xi悦担任本产品顾问,了解Xi悦1的交易信息并经营“朱某营”账户,属于《证券投资基金法》第二十条第六项所述的“因其职务及使用本信息而获得的未披露信息的披露”。

第四,当事人使用未公开信息的违法行为产生了非法收入。当事人是否为最终受益人不影响非法所得的认定。

综上所述,中国证监会不会接受当事人的陈述和申辩。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根据《证券投资基金法》第一百二十三条的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1 .没收上海西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非法所得495.21万元,并处495.21万元罚款;第二,邓泳儿被警告并罚款20万元。

新京报记者侯小溪和陈鹏编辑陈力校对卓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