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思德新闻>时事>翔丰华三年现金流为负因讨债发14起诉讼 重要供应商真实性存疑

翔丰华三年现金流为负因讨债发14起诉讼 重要供应商真实性存疑

资料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新闻●长江商报记者沈有容

a股和岳翎股票的出售失败,锂电池正极材料供应商深圳祥丰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祥丰华)通过ipo寻求产能瓶颈突破。

向凤华自称是国内先进的锂电池正极材料供应商,目前是比亚迪、宁德时报、彭辉能源、杜南供电、赣锋锂工业等30多家知名公司的供应商。

近年来,随着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爆炸式发展,香风花的经营业绩也大幅提升。2014年,公司营业收入7700万元,净利润1153.5万元,2018年分别达到6亿元和6155.32万元。仅在四年时间里,这两项增长了约6.8倍和4.5倍。

然而,香风花有很大的客户依赖风险。在过去的三年里,比亚迪贡献了公司一半以上的运营收入,去年甚至超过了60%。

由于在产业链中几乎没有发言权,襄樊华总利润率继续下降。2018年为22.13%,比2016年下降了16.92个百分点。这也与控股比亚迪的大腿密切相关。公司卖给比亚迪的产品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格。

虽然净利润大幅增加,但襄汾华的经营现金流在过去三年持续流出,造成资金紧张和沉重的偿债压力。在这一现象背后,公司的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持续上升。截至2018年底,公司应收票据金额为5.68亿元,同比增长45.27%,占当期营业收入的94.75%。

赊销的货物未能及时归还,香风华频频打雷。为了收回购买价格,该公司目前正在调查14起案件。

香风华的信封面缺陷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郑州兴然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州兴然)于2016年以10%的速度迅速成为公司第五大供应商,在多份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信息存在较大差距。

高度依赖比亚迪毛利率下降

尽管它一直在努力工作,至少目前,对大客户的高度依赖仍然是向凤华无法超越的门槛。

近年来,由于新能源政策,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发展迅速,大量资金涌入,行业成为热点。

向凤华成立于2009年6月12日,仅一年零三个月就被资本于2010年10月收购。周彭伟和种英浩将收购向凤华,并以此为基准进入新能源领域。迄今为止,种英浩仍是该公司的重要金融投资者。

香风华的业务也呈现出快速增长的势头。2014-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为7700万元、1.3亿元、2.37亿元、3.63亿元和6亿元,2015-2018年同比增长68.83%、78.10%、53.16%和65.29%,年均复合增长率为59.63%。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1,515,500元、7,324,200元、40,989,800元(更新为40,157,700元)、57,241,600元和61,553,200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53.27%。

被批评的是比亚迪为襄樊华快速增长的业务业绩做出了很大贡献。

以过去三年为例,公司对比亚迪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28亿元、2.01亿元和3.76亿元,分别占当年公司销售收入的54.24%、55.46%和62.75%。

从2012年开始,向风华寻求与比亚迪合作,并于2014年初开始批量试生产和供应,一直持续到今天。

向凤华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近年来,该公司一直在努力降低单一客户依赖的风险,并加大努力开发国内外潜在的大客户。自去年10月以来,宁德时代的供应迅速扩大。此外,公司已通过lg化学认证测试,目前正与三星sdi、松下等国际知名电池制造商合作谈判并开展相关认证。然而,比亚迪在2018年贡献了超过60%的收入。

握着比亚迪的大腿带来了业务的快速增长,但也剥夺了向凤华的市场力量。

随着新能源政策的实施,补贴已经取消。在产能过剩的情况下,一些大型新能源汽车工厂迫使上游供应商降低产品价格,转移成本压力。

向凤华的毛利率持续下降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2016年至2018年,香风华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9.05%、30.40%和22.13%,两年内下降了16.92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天然石墨的毛利率持续下降。2017年和2018年,天然石墨毛利率分别比上年下降13.96个百分点和15.51个百分点。向凤花的天然石墨几乎是比亚迪独家使用的。

正如向凤华所说,该公司给比亚迪同样的产品以较低的价格,导致其毛利率低于其他客户。原因是比亚迪是最大的客户,并有长期合作。

19家机构引进资金购买股票,短期贷款飙升6倍

向凤华急于上市源于公司缺乏流动性。这与公司的高额应收账款直接相关。

公开信息显示,早在2016年8月,祥丰华原本打算承诺在岳翎股票曲线上市,但那一年,公司净利润飙升至4000多万元,以独立上市为核心的祥丰华终止了重组。2017年,公司提交了上市申请材料,但第二年撤回材料,并于去年底再次提交申请。该申请已于今年5月21日更新。

4年来坚持推动上市的原因是向凤华极度缺乏资金。

向凤华经常筹集资金。从2013年开始,几乎每年,机构都成为股东。在公司的26个股东中,19个是投资机构。这些机构大多通过增资和股权转让成为股东。

然而,襄汾华依然缺乏足够的资金。截至2018年底,公司货币资金为4600万元,较去年年底的1.07亿元下降6100万元,短期贷款为6400万元,较去年年底的900万元上升6.16倍。

资本大幅减少,贷款大幅增加,原因是公司造血能力严重不足。2016年至2018年,襄樊华的净经营现金流分别为-1072.07万元,-1.1亿元,-5501.38万元。同期,公司投资现金流分别为-4129.94万元,-1.31亿元,-2326.82万元。

经营现金流持续净流出与应收账款水平高密切相关。同期,襄汾华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分别为1.79亿元、3.92亿元和5.68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75.77%、107.97%和94.75%,远远超过同期行业平均水平48.36%、43.80%和60.37%。

随着新能源补贴的减少,襄樊下游的一些制造商倒闭破产,很难收回资金。去年,沃特玛爆发了雷声,这也影响到了向凤华,他有几笔商业承兑汇票无法支付。

截至去年年底,该公司的长期未收账款账面价值为1798.86万元。

为了追回货款,向凤华频繁使用合法武器。招股说明书披露,近年来,原告向凤华此前已审结两起诉讼,总金额为17.85万元。目前,正在进行的14起诉讼总额为1349.34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公司破产,上述诉讼中的许多被告没有可供执行的资产。

供应商的真实性受到质疑。

供应商缺乏真实性可能是香风华ipo的障碍之一。

在向凤华的十大供应商中,郑州兴然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郑州兴然)有些可疑。

今年更新后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香风华从郑州兴兰购买了956.52万元,从其关联方新密市天元物资供应部(简称新密天元)购买了362.01万元,两者合计1318.5万元,排名香风华第五大供应商。郴州杉山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郴州杉山)是公司第六大供应商,年采购额861.9万元。

然而,2017年,郑州兴然并未出现在向凤华首次报告和披露的招股说明书中的前五名供应商名单中。当时,郴州杉山是第五大供应商,当年采购金额为807.5万元。与最新招股说明书披露的861.9万元人民币相比,也有很大差距。

为什么这两份招股说明书向供应商披露了如此巨大的变化?公司没有对此进行解释。

长江商报记者风发现郑州兴然成立于2016年4月26日,注册资本500万元,100%由自然人郑全福控制。成立之初,李凤群持有100%股份,并于2017年6月退股。

根据郑州兴然2016年年报,公司共有员工16人,资产331.3万元,营业收入475.88万元,税金10.3万元,净利润-187.5万元。

郑州兴然透露其2016年的营业收入为475.88万元,而襄汾华则透露从其购买了956.52万元,这显示了巨大的差距。谁在撒谎?向凤华至今没有公开解释。

除了对重要供应商信息的怀疑之外,向风华的关联交易也引起了怀疑。

2016年,岳翎股市重组香风花事件爆发,但两者仍有密切联系。这座桥是向凤花的关联方电池。

直格电池与香风花的关系是上下游关系。岳翎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林先明和襄汾华实际控制人周彭伟的配偶王雷剑是志格电池的股东。2014年,在交易于2016年暂停之前,志格电池是向凤华的第五大客户。此外,这两家公司还拆分了资金。向凤华还以10万元的价格向志格电池出售了一项发明专利。

志格电池还拥有股东雷祖云,其对恒基建筑与向凤华关联交易的实际控制权已超过1亿元。

雷祖云于2015年成为向凤华的股东,并担任监事会主席。他于2017年辞职,并将股份转让给他的女儿雷平。

恒基建筑成为香风华的股东后,承担了香风华福建生产基地的建设。2016年至2018年,恒基建筑承担的香风华项目价格分别为2746.43万元、2975.95万元和5244.48万元,合计约1.1亿元。

在相互关联的关系和密集的关联交易背后,是否有任何未知的利益传递行为值得怀疑。

福彩快三